相关文章

便民利民!在徐州,提垃圾下楼,竟然换了一筐菜……

垃圾围城 环境问题拉响警钟

人类无时无刻都在产生着垃圾:

饭盒、废纸、包装袋、塑料袋、发霉变质的食物……

垃圾导致的环境问题有多严重呢?

来看看有关媒体的报道:

在世界范围内

人类生产垃圾的能力也是让人震惊的

那么,保证产生的垃圾能够有效回收

就变得十分重要

这几天

家住徐州世茂天观小区、军旅小区和先锋家园的居民

就特别认真地将自家垃圾

进行分类、打包——为啥呢?

因为这样做,可以“换钱”啦!

>>>>

卖废能积分 报号就可取菜

“春节后家里有一大堆废纸箱和其它垃圾,我拿过来卖了29元,下楼报上手机号就可拿走喜欢的蔬菜!”上午,家住世茂天观小区的朱大妈来到小区的“智换站”,向工作人员报上自己的手机号,她在几天前卖废换菜后余额还有21元,她又挑了青椒、胡萝卜和菠菜等蔬菜,余额还有15元。

(设在小区内的“智换站”)

(一份垃圾就是一份蔬菜!)

云龙区推广的“废品换蔬菜”形式

不仅能解决居民产生的生活垃圾

同时也让居民养成垃圾分类的

良好习惯

树立环保意识

那么,这些蔬菜是从哪儿来的呢?

“从大棚直接供到老百姓的餐桌上,减少流通环节,自然价格低廉。”云龙区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而在军旅小区和先锋家园的兑换现场,很多居民都会把家中的旧报纸、废纸板、旧金属、塑料瓶、玻璃瓶等废旧品以及厨房垃圾带过来,兑换自己想要的蔬菜。

“如今,很多居民小区都是封闭管理,收废人员很难进入小区,居民们平日工作也忙,很多家庭的生活垃圾都是带下楼扔了,对环境也是污染。”先锋家园的王女士对记者说,“现在居民们一次卖废品的钱可以积分建立档案,之后随时可过来扣分领菜。家里的老人多,买菜不用再出远门,真的很便利。”

>>>>

“明码标价”:让百姓得实惠

废报纸书本、废纸箱0.5元/斤,杂塑料、泡沫0.3元/斤,塑料瓶5L、充电电池、过期药品、牛奶盒、废玻璃、易拉罐等0.1元/斤(次),废铜11元/斤,废铝1.6元/斤,废铝合金1.2元/斤……

三家“智换站”张贴的告示牌上写着各种可回收资源的价格,对比当前废品收购站的回收价,普遍高出0.2元/斤。同时,蔬菜的价格比市场零售价要低一些。土豆、包菜、黄山芋1.6元/斤,洋葱、白萝卜1.4元/斤,西红柿、胡萝卜1.8元/斤,茄子2.6元/斤,大葱1.5元/斤,彩椒4.2元/斤……

(居民拿过来的废旧品经过称重后,现场的工作人员会给居民建立积分档案,居民报上手机号码后金额存入电脑,选购蔬菜后的余额在电脑上也是一目了然。)

回收后的垃圾将集中起来送往废品回收站。且垃圾与蔬菜之间由差价产生的利润,由政府部门统一调配,主要用于“智换站”的运行和支付工作人员的劳动报酬。

未来,这样的举措还会在徐州更广泛地被推广

刚刚过去的2017年

被称为“垃圾分类元年”——

2017年3月30日,国家发改委、住建部颁布《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要求在全国46个城市先行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垃圾强制分类制度从《征求意见》到正式《实施方案》,标志着中国的垃圾分类市场正式拉开大幕,垃圾分类元年如约而来。

即便如此,我们当前面临的垃圾分类回收问题依然严峻。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5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71.1%的受访者平时会做垃圾分类处理,54.2%的受访者对已经设置的分类垃圾箱的使用效果表示满意。垃圾分类进展缓慢,64.4%的受访者直言分不清什么可循环、什么不可循环。

注:2005个受访者样本中,90后占15.0%,80后占51.8%,70后占25.4%,60后占6.1%,50后占1.2%。居住在一线城市的占35.1%,二线城市的占38.6%,三四线城市的占20.2%,小城镇、县城的占5.0%,农村的占1.2%。

另一方面,90%以上可以利用的废弃物却被填埋或焚烧掉。比如每年15亿多吨建筑垃圾,再生利用的仅有几千吨,而实现最大利用的前提便是垃圾分类。在北京、杭州等,垃圾分类试点已经推行了14年,却未见明显实效,尽管小区门口放了不同颜色的垃圾桶,但仍然各种垃圾混杂、免费发放的可降解垃圾袋也被用来装其他垃圾。

即使居民分类捡运,也没有回收利用的地方。大部分垃圾都有两个去向,能烧的都送到发电厂焚烧,烧不了的就送到垃圾填埋场,这也就意味着前期居民及运输环节均做了无用功。经费不足也是垃圾分类工作迟迟不能推行的原因之一。以广州为例,如果持续3至4年,仅垃圾袋就需14亿元,以200人配1名指导员计算,广州市1800万人,每年需花费40亿元。

>>>>

纵观全球,“垃圾回收”有哪些先进经验值得借鉴呢?

澳大利亚:垃圾桶盖分红黄蓝

走在悉尼的大街小巷间,你会发现深绿色的大垃圾桶整齐地摆放在街道两边,红、黄、蓝三种不同颜色的桶盖让“垃圾分类”一目了然。

法国: “大肚子”专“吃”瓶子

在法国,分类处理自家的垃圾已成为每个法国人每天必做的一件事情,从八旬老人到十岁孩童都知道“不同的垃圾不能扔进一个箱子”。

韩国: 垃圾桶大都带有烟灰缸

在韩国,垃圾回收是定点定时的。如某社区规定,周二、周四和周日可以扔生活垃圾,而且必须在天黑以后才能扔。

日本:扔垃圾分日子

日本有家用分类垃圾箱,人们在家就可以轻易地给垃圾分类。同时,扔垃圾还要分日子:每户都有统一发的表格,写着可燃垃圾、不可燃垃圾、玱璃、罐头、电池等10余种。

英国:3个垃圾箱

每个英国家庭都有3个垃圾箱:黑色垃圾箱装普通生活垃圾;绿色垃圾箱装花园及厨房的垃圾;黑色小箱子装玱璃瓶、易拉罐等可回收物。

瑞典:垃圾能换钱

瑞典的许多超级市场都设有易拉罐和玱璃瓶自动回收机,顾客喝完饮料将易拉罐和玱璃瓶投入其中,机器便会吐出收据,顾客凭收据可以领取一小笔钱。

>>>>

“垃圾回收”还需调动消费者积极性

以废塑料瓶为例。过去,废塑料瓶回收依靠的主力军是拾荒者、废品回收者,消费者的责任、能力某种程度上都被忽略了。这种做法使得回收流程更加繁琐,成本更加高昂。由于垃圾分类意识的缺失,回收的废饮料瓶大多被垃圾污染,无法直接再生。

事实上,在国内也有回收企业正在探索饮料瓶押金制。去年5月到8月,北京盈创再生资源回收公司就在北京物美联想桥旗舰店打造了智能便民安全回收示范站,试点饮料瓶押金制。每个塑料瓶的回收价格为0.2元,大大高于废品回收站0.05元的回收价格。

除了“押金制”,深圳市正在推行“碳账户管理系统”,市民在日常生活中的各种减碳行为都将获赠相应积分。比如,投放废旧饮料瓶到智能回收机,乘坐公交出行……积分将储存在市民的账户里,达到一定量之后,市民就可以用来兑换政府准备的一系列奖品,如手机话费、超市购物券或是门票抵价券等。

动图来自“中新短视频”

塑料瓶回收当然不是一个单独存在的问题,而是需要嵌入到环保事业和产业中去考量。从目前来看,环保风暴的背景之下,是否能够最大程度调动消费者的积极性,确实关系到废塑料瓶的回收效果。

“垃圾分类处理”在我国仍处于起步阶段,目前我国垃圾处理面临的困难有:消费者分类意识不强、垃圾分类模式单一、垃圾处理方式粗放……未来,随着大家垃圾分类意识的增强,我们期待着能够有更加完善的分类处理制度,甚至能够通过立法来规范垃圾分类处理,这样一来,越来越多的垃圾将“变废为宝”,我们的生活环境也会更加美好。

无线徐州全媒体记者:王溪若 张云

编辑/刘贺 责编/李萍 刘青

主编/尚健飞 互联网总监/孟宝祥